私享荐文 / ENJOY FUND

推荐】菲利普·费舍:怎样选择成长股(8)

时间:2016-01-15    阅读:596

投资人“五不”原则

>>>>

1.不买处于创业阶段的公司。


投资成功的准要诀,是找到正在开发新产品和工艺,或者正在开拓新市场的公司。刚创立或即将起步的公司,往往试着做这些事。许多这类公司成立的目的,是开发多彩多姿的新发明。很多公司创立,是为了加入到成长潜力雄厚的行业中去,如电子业。另一大群新公司,则是为了开采矿物或其他天然财富—这个领域的成功果实可能十分甜美。由于这些理由,这些尚未获利的年轻公司乍看之下似乎具有投资价值。

还有一种论调往往能够提高投资人的兴趣:现在就买进首次公开上市股,才有机会“登堂入市”某家经营成功的公司,目前股票首次公开上市的本益比只有几倍,因此,为什么要坐等别人把钱赚走?相反的,为什么不用对付老公司的办法,去研究、判断、寻找正在推销股票的杰出新企业?

从投资的观点而言,我相信,有个基本问题,使得尚未商业营运至少两三年以及一年获有营业利润的公司和根基稳固的老公司—即使是规模很小的公司,年营业额不超过100万美元—分属完全不同的类别。就老公司而言,经营事业所有的主要职能都已在运作。投资人能够观察这家公司的生产、销售、成本会计作业程序、管理团队的动作情形,以及营运上其他所有的层面。或许更重要的是,它能获得其他高明观察者的意见,因为他们定期观察该公司一些或全部的相对优点或缺点。相对的,一家公司如仍处于创业阶段,投资人或其他任何人只能看它的运作蓝图,并猜测它可能出现什么问题,或可能拥有什么优点。这事做起来困难得多,做出错误结论的机率也高出许多。

事实上,不管投资人的能力多强,这事做起来极其困难。和判断对象限于老公司相比,从创业阶段的公司中挑选理想投资目标的“安打率”(借用棒球术语)很低。年轻创业公司往往由一两个人主导,他们在若干经营事务上才华洋溢,但欠缺其他同样不可或缺的才于。他们可能是卓越的推销员,但缺乏其他经营能力。他们有可能是发明家或生产高手,却完全不知道即使最好的产品也需要高明的行销技巧搭配。投资人很少能够使这些人相信他们本身或他们的年轻组织缺少其他的技能。投资人更难向他们指出,哪里能找到这些人才。

由于这些理由,不管创业公司乍看之下多吸引人,我相信这些公司应留给专业团体去投资。专业团体有优秀的管理人才,在创业公司营运开展之际,一发现弱点,便能提供支援。一般投资人没办法供应这种人才,并说服新的管理阶层相信有必要善用这种协助,如果硬要投资创业公司,到头来往往发现梦想破灭。老公司里面多的是绝佳的投资机会,一般投资散户应严守原则,绝不要买进创业公司,不管它看起来多有魅力。

>>>>


2.不要因为一支好股票在“店头市场”交易,就弃之不顾。


未上市股票相对于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的魅力,与一类股票相对于另一类股票的市场性有很密切的关系。每个人都应该确实了解市场性的重要性。25年来,普通股投资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使得50年代的市场和叫人难忘的20年代有很大的不同。20年代大部分时候,以及之前的所有期间,股票营业员服务的客户,是数目相当少的有钱人。大部分买盘的数量都很大,往往一买就是几千股。买主的动机通常是以更高的价格卖给另一人。这与其说是投资,不如说是赌博。融资买进—也就是借钱买股票—是当时人们接受的做法。今天所有买盘中,现款买进的比率很高。

这些年来发生了很多变化,改变了过去多彩多姿的市场。高所得税和遗产税是其一。更重要的是美国各个阶层的收人逐渐拉近。非常富有和非常贫穷的人,逐年减少。中产阶级人数不断增加。这使得大量股票的买盘稳定萎缩,少量股票买主则成长得很快。此外,另一类股票买主,也就是机构买主,急剧增加。投资信托、养老基金和分红信托,甚至某些大银行信托部门,也不再只代表少数大买主。相反的,他们是专业经理人,受托处理无数小额买主汇聚一处的储蓄。

因果相生之下,我们的法律和机构有了基本上的变化,对股市产生影响。政府创设证券管理委员会,以阻止恶性炒作和集团操纵股市。各项法律规定实施之后,融资买进萎缩,远不如过去视为常规时的盛况。但最重要的一件事,已在前面某章讨论过,亦即今天的公司和以前大为不同。由于前面已经解释过的理由,今天的企业组织比以前更适于做投资媒介,以追求长期的成长,而非抢进杀出的工具。

所有这些事情,深深改变了市场。毫无疑问,情况大有改善—却是牺牲市场性之后的改善。一般股票的流动性降低而非提高。虽然经济急速成长,以及股票拆分的行为似无休止,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成交量却见减少。至于规模较小的交易所,成交量则几乎消失不见。赌徒、抢进杀出的买主,甚至“寄生虫”的存在不利经济健全发展,但他们却可提供一个真正的市场。

我不想玩文字游戏。不过,我们必须晓得,这些事情导致“股票营业员”日趋没落,“股票推销员”崛起。就股票来说,营业员是在标售市场中工作。他必须从某人那里拿一张买进委托单;这个人已经决定好采取哪种投资行动。营业员将这张委托单和他自己或其他营业员的卖出委托单撮合。这个过程不会太花时间。如果拿到的委托单进出的股数很多,虽然营业员处理每一张股票收取很低的于续费,全年下来还是有可观的利润。

推销员则与他不同,必须花费长时间,说服客户采取某些投资行动。一天能够运用的时间就那么多。因此,要赚到与营业员等量齐观的利润,必须收取较高的服务手续费。要是推销员服务的对象是很多小客户,不是少数大客户,更需如此。在今天的经济环境中,小客户是大部分推销员必须服务的对象。

证券交易所的运作方式,主要仍须依赖股票营业员,而非股票推销员。他们的手续费率已经上升,但涨幅只和其他大部分的服务差不多。相对的,店头市场是以相当不同的原理运作。每一天,全国证券商协会指定的会员,在地区性报纸上刊登一长串交投较热络的未上市证券报价;当地持股人对这些股票的买卖有兴趣。他们和每一种证券交投最热络的店头经营商密切连系,而编纂出这些报价。这些报价和证券交易所提供的数字不同,不是实际交易的价格范围。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因为没有一个集中的结算所,可以向它报出交易价格。相反的,这些报价是进价和出价,理论上是指任何有兴趣的金融商愿意买进每种股票的最高价格,和愿意卖出股票的最低价格。

仔细检查几乎总能发觉,进方或买方的报价很接近提供报价时的股票实际买价。出方和卖方的报价比买进报价高,差价通常是证券交易所中以同样价格出售股票所收手续费的数倍。这个差价经过计算,目的是让店头经营商以进价买入,支付推销员适当的手续费,以酬庸他们花时间销售证券,并在摊销一般间接费用后,仍有合理的利润。另一方面,如果客户,特别是大客户,找上同一家金融商,出价买进某支股票,这时就不需负担推销员的手续费,通常能以进价加上相当于证券交易所的手续费买得股票。一位店头经营商这么说过:“买进的一边,我们有个市场。卖出的一边,我们有两个市场。我们有零售和批发市场,部分取决于买进的数量,部分取决于卖出的数量和涉及的服务。”

这套制度碰到厚颜无耻的经营商,明显会遭到滥用。其他制度也是一样。但如投资人挑选店头经营商时,和选择其他任何专家为他效劳一样审慎,这套制度会运作得非常好。一般投资人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自己挑选证券。经营商在严密的督导下,允许他们的推销员只能销售某些证券,这种做法等于让推销员获得投资咨询顾问。因此,值得投人相关的成本。

但对比较精明老练的投资人而言,这套制度的真正好处不在买进股票方面,而在于提高未上市股票的流动性或市场性。这些股票能给经营商够高的获利率,值得他们努力经营,所以很多店头经营商保有平常买卖的股票一定的库存量。市场上有500股或1000股股票可买时,他们通常乐于买进。碰到他们喜欢的股票供售的数量较大时,他们往往会举行销售会议,特别花点心力去推销这些股票在市场上流通。正常情况下,他们做这件事会要求特别的销售手续费。不过这表示,如果某支店头股票经常有两家或更多家优良的店头经营商买卖,通常会有充分的市场性,满足大部分投资人的需求。视供售数量的多寡,经营商可能要求特别的销售手续费,好在市场上买卖大量股票。不过,由于手续费只占销售价格相当低的比率,投资人希望出售的股票,能在不使市场重跌的情况下,转换成现金。

这和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的流动性相比如何?答案主要要看哪种股票和在哪个证券交易所上市。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较大型和交投较热络的股票,即使在今天的环境中,还是有个够大的标售市场存在,因此正常情况下,除非是非常大量的股票,否则所有的股票都能以低廉的一般手续费卖出,不致压低价格。至于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投较清淡的股票,市场性依然不错,但当巨量卖出委托单出现,并收取正常的手续费时,有时价格会重跌。在小型交易所上市的普通股,依我之见,市场性问题往往相当严重。

各证券交易所认识到这种状况,已经采取相应行动。今天,交易所认为某笔上市股票的卖出委托单太大,不能以平常的方式交易时,可能允许使用“特别卖出”的机制。这表示,这笔卖出委托单会让所有的会员知道,而且销售这些证券可以收取较高的手续费;手续费率已有明文规定。换句话说,卖出数量过大,营业员没办法以营业员的身分处理时,便以够高的手续费,酬庸他们以推销员的身分销售这些股票。

今天,所有这些做法,拉近了上市和未上市股票市场明显的差距。目俞愈来愈多的买盘是由推销员处理,不经只收受委托单的营业员。从市场性的观点来说这不表示,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投热络的知名股票,相对于比较好的店头股票占有优势。但比较好的店头股票,流动性往往高于美国证券交易所和各区域性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许多公司股票。我想,规模较小的证券交易所的相关人士一定十分不同意我的说法。不过,我相信,请个立场公正的人士研究事情,会指出这个看法是正确的。近年来许多中小型公司成长之后,不愿在规模较小的交易所上市股票,原因便在这里。相反的,它们先选择店头市场,再等公司规模成长到某个水准,适合在“大盘”—也就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

简言之,谈到店头证券,投资人应遵守的原则,和上市证券没有太大的不同。首先,你应十分肯定已选到正确的证券。接下来,确定你已找到能干和尽忠职守的营业员。如果这两件事都做得很好,就不需担心所买的股票是在“店头”交易,还是在交易所上市。

>>>>


3.不要因为你喜欢某公司年报的“格调”, 就去买该公司的股票。


投资人没有经常仔细分析为什么他们买某支股票,却不买另一支股票。如仔细分析,可能很惊讶,因为他们常受公司致股东年报中的遣词用字和格式影响。年报的格调可能反映管理阶层的哲学、政策或目标,一如经过稽核的财务报表应准确反映一段期间的业绩。但年报也可能反映公司的公共关系部门在大众心目中塑造公司形象的能力。我们没办法判断总裁署名的文章真的由他亲手执笔,或是公共关系部门员工代为捉刀。美不胜收的照片和色彩艳丽的图表,不一定反映管理团队才能出众、同心协力、士气高昂。

让年报的一般性遣词用字和格调影响买进普通股的决定,就像见到看板上的广告很吸引人,就去买某样产品。或许买回家的产品,用起来的确像广告说的那么好,但也有可能不然。对于低价产品,用这种方式购买也许说得过去,因为买了之后才晓得到底买得对不对,损失大不大。但是对于普通股,很少人那么有钱,能凭一时冲动买股票。我们最好记住:今天的年报通常都经精心设计,以争取股东的好感。不要光看外表,而应深入观察事实,十分重要。其他的销售工具也都倾向于展现公司“美好的一面”。它们很少平衡和完整地讨论企业经营上的真正问题和困难,而且往往过于乐观。

那么,如果投资人不让自己对年报格调的好感过度影响他的后续行动,则反其道而行好不好?他应让不良的感觉影响他吗?通常不可以,因为同样的,这就好像试着从外包装评断一只盒子的内容。不过这一点有个重要的例外,也就是当年报的内容未能适当揭露投资人觉得很重要的资讯或问题时。这么做的公司,通常不可能提供投资成功需要的背景资料。

>>>>

    4.不要以为一公司的本益比高,便表示未来的盈余成长已大致反映在价格上。


我们常见一种错误的投资推理会使投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因此值得特别注意。为了说明这件事,假设一家叫做XYZ的公司,多年来一直十分符合我们前面所说的十五要点。三年来,它的营业额和盈余不断成长,而且一直有够多的新产品正在开发,强烈显示未来也能有等量齐观的成长。金融圈普遍赞赏这家公司卓越的表现。因此,多年来,XYZ公司的价格是当期盈余的20到30倍,约为道琼斯30种工业股价指数平均本益比的二倍。

今天这支股票的本益比正好是道琼斯指数的二倍,也就是每一美元盈余的市场价格,为道琼斯指数每一美元盈余平均市场价格的二倍。XYZ公司管理阶层刚发表预测,说他们预期未来五年盈余将增为二倍。以目前已有的证据来说,这个预测相当可信。

可是做成错误结论的投资人数目却多得叫人吃惊。他们说,由于XYZ公司的本益比是一般股票的二倍,而且因为需要五年的时间,XYZ公司的盈余才会增为二倍,XYZ目前的股价已经反映未来的盈余。他们十分肯定股价过高。

没人能反驳,一支股票的价格如果已经反映五年后的盈余,未免显得过高。这种错误的推理,起于假设五年后XYZ公司的本益比会和道琼斯指数的平均本益比一样。30年来,这家公司因为种种因素,经营十分出色,本益比一直是其他股票的二倍。这个纪录,令对它有信心的人蒙受利益。如果同样的政策持续下去,五年后管理阶层会推出另一组新产品,未来10年盈余的成长情形,将一如今天新产品提高公司的盈余,以及其他产品5年前、10年前、15年前和20年前对公司盈余的贡献。如果这样的事会发生,为什么这支股票五年后的本益比不能是其他普通股票的二倍,就像今天和以前那么多年的情形?果真如此,而且所有股票的本益比保持在原来的水准附近,XYZ公司五年后盈余倍增,也会使得它在这五年内市场价格增为二倍。据此,这支股票目前的价格保持在平常的本益比上,根本不能说已经反映未来的盈余!

这事不是很明显?可是看看你身边,有多少所谓精明老练的投资人把自己搞混,不晓得思考一支股票的价格反映未来的成长时,如何运用本益比做判断。如果公司的背景发生变化,情况更为严重。现在来谈另一家叫做ABC的公司。这两家公司各方面几乎完全相同,但ABC年轻得多。两年来,它的杰出基本面才受金融圈肯定,因此现在的本益比也是道琼斯30种工业股价指数平均值的二倍;许多投资人似乎不可能理解,一支股票过去没有那么高的本益比,而现在本益比那么高,反映的可能是它的内在价值,并非不合理地反映未来的成长。

关于这一点,重要的是彻底了解一家公司的经营特质,待别是考虑几年后的可能情形。如果未来盈余急剧成长只是昙花一现,而且公司的事业特质是目前的盈余成长停顿之后,新成长源尚未开发出来。情况则很不一样。这时高本益比确实反映了未来的盈余。这是因为目前的冲劲结束之后,股价将回跌,本益比会下降到与其他普通般一样高的水准。但是如果这家公司高瞻远瞩,不断开发新的获利来源,而且如果所处行业未来可望有相近的成长动力,5或10年后的本益比肯定将远高于一般股票,就和今天的情形一样。这种股票的本益比反映未来的程度,往往远低于许多投资人所相信的。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股票乍看之下价格显得过高,仔细分析之后,却是非常便宜的股票。

>>>>


5.不要锱铢必较


以上所用都是假设性的例子,为的是把一些事情说清楚。这里要用个真实的例子。25年前,有位绅士在大部分地方都展现了高超的投资能力,他想买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某支股票一百股。他决定买进的那一天,这支股票以35~35.5美元收盘。隔天价格又是如此。但这位绅士不愿以35.5美元买进。为了省50美元,他下了35美元的买进委托单,拒绝提高价格。这支股票此后未曾跌到35美元。25年后的今天,这支股票的前景似乎特别明亮。这些年来,把股利和股票拆分算进去,目前的价格远高于500美元。

换句话说,为了节省50美元,这位投资人少赚了46500美元。不过,毫无疑问,这位投资人仍有可能赚了这46500美元,因为他还有这家公司的其他股票,而且是以更低的价格买进。由于46500美元是50美元的930倍,因此这位投资人必须省下50美元930次才能打平。很明显的,采取这种对自己十分不利的理财行动,无异于精神异常。

这个例子绝对不算极端。我故意选多年来涨势落后大盘的这支股票,而不选领先涨势的股票。如果上面所说那位投资人选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其他50支成长股里面的任何一支,则可能为了节省50美元,失掉3500美元的价值,损失比46500美元更为惨重。

对于只想买几百股的小额投资人来说,原则很简单。如果想买的股票看起来是合适的股票,而且目前的价位似乎很吸引人,以“市价”买进便是。多花1/8、1/4,或1/2美元,和没买到这支股票失之交臂的利润相比,实在微不足道。要是想买的股票没有这种长期的成长潜力,我相信投资人一开始就不应该去买它。

至于资金较多,想买数千股的投资人,问题没有那么简单。除了非常少数的股票,大部分股票的供应通常有其极限,即使按当时的市价只买想买数量的一半,也很可能导致报价大幅上扬。价格突然上涨,又会带来两项影响,使得买进股票更为困难。价格激涨本身,可能足以促使别人也产生兴趣,竞相买进。另外,本来计划卖出的一些人,惜售之心油然而生,期望涨势持续下去。这时,巨量买主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他应去找营业员或证券商,把自己到底想买多少数量告诉他们。他应告诉营业员,尽可能买进股票,但授权他不理会小笔供售数量,以免买进之后引来很多人竞相叫进。最重要的是,他应让营业员完全放手在高于最近价格的某一价位以下买进。至于高出多少,必须和营业员或证券商磋商,并考虑想要买进的数量、那支股票平常的成交量、投资人多急着买进股票,以及其他任何有关的特别因素。

投资人可能觉得,他找不到具有良好判断力或做事谨慎的营业员或证券商,可以托付这种重责大任。果真如此,他应该马上去找一位足资信赖的营业员或证券商。毕意,做这种事正是营业员或证券商的主要职能。

文章由私享基金节选自菲利普·费舍《怎样选择成长股》


合作单位: 证监会 基金业协会 中信证券 农业银行 中国银行 建设银行 工商银行 华泰证券 国泰君安证券 海通证券 申银万国证券 平安信托 兴业国际信托